成都名校 · 我的名校

年賺8500萬的補習班老師,背后是真實的香港

2019-09-17 來源: 成都名校客戶端-成都名校網

在香港,補習文化和產業比內地更興盛。

當補習班老師,能掙多少錢?

香港給出的答案是,每年8500萬。

不夸張,香港的“補習天王”林溢欣,就是這個身價。8500萬也成為香港甚至世界私立教育界的記錄。

而且,補習機構為了在競爭中脫穎而出,按照娛樂明星的造星模式,不遺余力地把旗下的教師打造成“補習天王“或“補習天后”,商場、街道、地鐵站里,都有補習班老師的大幅海報。

天價補習老師的背后,自然是愿意掏錢的父母。香港未成年人約120萬,香港學生一年交的補習費超過20億。

瘋狂嗎?

補習文化盛行的背后,是香港教育巨大的補習需求,也暗藏著香港變遷的密碼。

從教育看香港,這篇分享給大家。

01

牛津畢業生當補習老師

在許多人心中,老師就算不清貧,也絕不算是有“錢”途的職業。

但這些,在香港都不成立。

2015年時,有補習機構邀請時年僅28歲,有“補習天王”之稱的林溢欣加盟。有人測算,以林溢欣的生源量,這份合同每年能為他帶來8500萬港元(約合7700多萬人民幣)的收入。

年收入8500萬港元是什么概念?2018年,港府首腦年薪也不過500萬,全港所有雇員工資中位數是每月17500港元。

也就是說一個香港普通人,要工作差不多350年,才能頂得上林溢欣一年在補習班的收入。

在香港街頭,無意間就會看到巨型的補習班廣告牌

更可怕的是,林溢欣拒絕了這個合同,他在社交媒體回應,“我有能力養活我和我的家人。”

作為一名語文老師,這個回應頗有風骨。但其實是,林溢欣并不缺錢,他也補充到“多五千萬、八千萬,于我無別”。


事實上,香港做出名氣的補習老師大都不缺錢,在大街小巷都能看到補習老師的廣告,衣著光鮮。講出名氣來的老師基本一課難求,電話約到三年后。

甚至有牛津大學畢業的法學畢業生,放棄做律師,而轉行當補習老師,只因為,補習老師賺錢更快、更多。

香港有個笑話:

有一天,班上成績最好的兩位小朋友談起了長大后的志向。

小朋友甲:我長大的愿望是做校長,可以教好多好多的學生。

小朋友乙:傻的嗎?我要做補習天皇!可以賺好多好多的錢!

02

一年花出的補習費超過20億

為什么香港的補習老師這么賺錢?因為,香港補習文化很夸張。

在香港,各式各樣的補習機構加起來有近千家,課余時間,學生們背著書包在大街小巷里的補習班穿梭。1996年,香港有補習經歷的學生還只有34.1%,十幾年后這個數字變成了72.5%。

有調查顯示,今年暑假,就有差不多40%的家長為子女報了暑期興趣班及補習班,超過10%報了超過6個補習班。

哪怕剛來香港,也很難不被這種全民補習的氛圍感染。為讓兒子盡快適應香港的學習節奏,一名從大陸移居香港的媽媽就曾訴苦,跑遍銅鑼灣的補習機構,才敲定了一家相對便宜的英語補習機構,每課時收費600港元。

由于補習老師需求太多太密,甚至還誕生出一些類似于“大眾點評”的補習指南網站。

補習老師的高薪水,當然來自學生家長的口袋。

據估計,香港學生一年交的補習費就超過20億港元,要知道,全港未成年人也就120萬左右。

事實上,許多香港家庭月均單科補習開銷就在2000港元上下。

某補習網站展示的家長需求

03

想瀟灑就不要生

其實,瘋狂補習班只不過是香港普通人困頓生活的一個側面。

TVB一部紀錄片,在開頭就說:

在香港你想要活得瀟灑,要么不要買房子,要么不要生孩子。買房子你會被錢綁架,生孩子你則會被社會綁架。

今天主要說教育。

雖說香港有好幾所全球頂尖高校,香港考生考港大比內陸考生考清華要容易的多。但香港社會公認的8所公立高校,每年招生人數固定為1.2萬人,外加部分公開大學,一年全港招錄的本科生也就1.6萬人左右。香港每年參與相當于內地“高考考試”的人數約為6萬,也就是說,錄取率也就百分之二三十。

而據教育主管部門數據,2018年內地本科錄取率為43.3%。

這可能出乎許多人意料,香港學生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實際上比內地要低。

這樣就陷入一個漩渦。

能不能上名牌大學,大概率取決于上的是不是名牌高中,而要上名牌高中,得有名牌初中打底,一層一層往下推,想要孩子考上好大學,家長們得從幼兒園時期就開始發力。甚至更早一點,由于一些名牌幼兒園只招1月份出生的孩子,父母們連懷孕都得精打細算。

而香港公立中小學學校呢?

雙語、游學、實踐,連放假都和西方看齊。高中階段,在下午4點,就放學了,這直接導致——想要考出好成績,就要上補習班。不去補習班,怎么能在大學激烈入學競爭中勝出?況且,你不補習,別的人都在補習。

“補習已經成了一種習慣”,一名香港老師分析。

這是一場“軍備競賽”,別無退路,一放假就進入補習生活才是常態。

補習班壓力之大,甚至有補習班老師透露,學生想殺掉自己的父母。

04

香港變了,補習班也變了

其實,香港的補習文化可以追溯到上世紀70年代。當時,整體教育普及率遠不如今天,公立大學比今天還少,大多數香港人根本沒有上大學的機會。

那時正是香港經濟騰飛的時期。得益于轉口貿易、制造業興盛,據1982年的統計數字,當時小小的香港有10項產品的出口額居世界首位。

正是這樣蓬勃的經濟,為勤奮的香港人提供了無限可能。

即便沒有上大學,但只要掌握一定的專業技術,一樣能找份不錯的工作,因為到處都需要人。沒上過大學的人如何掌握專業技術?針對成人教育的夜校應運而生。比如,星爺在1982年高中畢業后,就曾進入TVB演員培訓班的夜校學習表演。

有香港人就回憶:

1960年代末期到1980年代,香港經濟發展很快,所以,一些不是大學畢業的人也可以有機會變成私人企業中非常重要的主管人員。

等到內地開放,大量香港普通員工隨搬遷的工廠進入內地,一些香港的管工、技術工人到內地就成為了管理人員。

香港1982年尖沙咀街頭

發展到后來,面向學生的補習班反而越來越多。

因為,香港變了。

1997年香港回歸時,經濟規模超過1.2萬億人民幣,超不多是北上廣深等9個內地前沿城市GDP之和。

今天呢?上海、北京、深圳都已將香港甩在身后,廣州也在香港身后緊追不舍。2019年第一季度,香港的GDP增長率僅為0.5%。而深圳增長率為7.6%,上海增長率為5.7%,北京增長率為6.4%,廣州增長率為7.5%。

由于最近局勢,香港今年整體經濟增長可能只有0.3%。

在大盤子增長越來越慢的情況下,能提供的機會當然有限。

再細看產業,才能發現真正的問題。

早在2009年,香港就提出要鞏固四大支柱行業(金融、旅游、貿易及物流、專業服務),并致力發展六大優勢產業(文創、醫療、教育、創科、檢測及認證、環保),實現經濟轉型。

但時至今日,四大支柱產業仍然在GDP中占據優勢地位(56%),十年里,六大優勢產業則從7.5%微升到8.9%。

金融等服務業固然是金領行業,但能提供的就業崗位有限。

但更可怕的是背后的房地產。

香港房地產投資在固定資產投資中占比也在40%左右。而且,香港公共收入嚴重依賴于土地交易和房地產相關稅收(2016年為32%)。

香港已經連續第9年位居房價最難負擔城市首位。一個中等收入家庭不吃不喝要20.9年才能買起一套普通住房。

一名港大畢業生只能蝸居在L形、長約2米的劏房里

05

存量搏殺

年輕人,整天愁著賺錢買樓,整個社會的創新能力也受到壓抑。

幾乎難以想象,互聯網這樣一個大蛋糕,香港都沒分到幾杯羹。

騰訊在2000年最危難的時候,李嘉誠的二公子李澤楷投了110萬美元,拿到20%的騰訊股權。可偏偏一年后,他又以1260萬美元把這些股權“賤賣”給了南非MIH公司。如果不賣的話,將是一筆高達600億美元左右的財富。

這幾乎是香港科技創新的一個隱喻。在一個專業的投資機構網站查詢發現,投資機構北京有3599家、廣東3590家、上海3273家,香港只有343家。

連香港本土科技公司也評價:

香港VC投資天使輪的很少,似乎本地人都不相信香港公司能做好。

瘋狂補習班,只不過是香港今天困境的折射而已。

缺乏活力,增量有限,大多數人只能在存量里搏斗。

畢竟,教育還是實現向上流動的最佳途徑,文憑還是一塊敲門磚。


版權歸成都名校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報料電話:18280222322  LB-cdmx

1897   0

分享到:
下拉加載
黑龙江福彩3d开奖号